天津炒股配资开户条件_在线操作炒股配资_炒股十倍配资
game show 在线操作炒股配资
你的位置:天津炒股配资开户条件_在线操作炒股配资_炒股十倍配资 > 在线操作炒股配资 > 股票配资宝 韩国瑜一锤定音,民进党或迎来全面清算,赖清德提前找好逃跑路线
股票配资宝 韩国瑜一锤定音,民进党或迎来全面清算,赖清德提前找好逃跑路线

2024-07-05 03:37    点击次数:135


  

随着赖清德的上台,岛内目前的政治生态可谓是来到了最为糟糕的时刻。立法机构的不作为与不敢作为、民进党把持朝野的“全说了算”与国民党的声势衰微人微言轻是三大突出特征。

在此种态势下,民进党当局对立法机构改革可谓是表现出了一再阻挠的态度。据媒体报道称,立法改革进程始于17日至28日下午终获通过。从这一点,实际便可看出民进党的一家势大。

然而,在国民党执政时期,民进党却极力推动相关改革法案的登台。好在,改革法案还是通过了。这就说明了台岛内其他党派联合起来的话,就能起到最低限度上的“监督”作用。

在以前,岛内其他党派要么怠于行使相关权利;要么就是只能顺着民进党而任由其胡作非为。按照台湾省现有“政治体制”来看,立法机构本该起到监督和制约台湾地区领导人的作用。

但碍于国民党日渐衰微而其他党派无心经营的缘故,即使立法院想要作为也会受到百般限制。民进党前任党魁蔡英文执政时,台湾立法机构的改革就未能如约进行,反而职权被全面弱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台立法机构负责人韩国瑜主持改革法案会议时,民进党民代和国民党民代大打出手。好在最后法案还是通过。这或许意味着民进党的台独行为即将迎来全面清算。

法案内容对民进党有很大限制

随着台湾立法机构负责人韩国瑜手中法槌的高高扬起与重重落下,改革法案终获通过。据悉,法案主要内容包括未来台湾地区领导人需要定期前往立法机构作报告、新增藐视立法机构罪、

面对民代质询官员不得拒绝答复或者是做虚假陈述、强化立法机构人事同意权以及赋予立法机构调查权听证权等。单单是从这几个条款来看,民进党在行政方面的权力无疑会大大收缩。

这也许是蓝白阵营及其一众在野党为防止赖清德在“末路”上一路狂飙而定下的限制措施。毕竟民进党不害怕大陆方面的武力统一和最终清算,不代表蓝白阵营及其其他党派不害怕。

另一方面,有消息指出,法案改革的方向曾是民进党的一再主张。这说明,台岛内部实际上对于台岛内未来蓝图的规划有共同的目标。即使是民进党也无法阻挠所有政党的不懈努力。

法案终获通过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民进党实际只能在其影响范围内施行与台独相关的文化和政策。在这样的态势下,也许民进党未来会出现回头的迹象。毕竟犯众怒会惹来人神共愤。

民意监督或成台岛内自救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主席朱立伦曾就改革法案通过而表态。朱立伦认为,立法机构的发挥作用或许能够在未来促成民意监督政府权力行使的局面出现。这个信号可谓是十分明显。

那就是台岛内的其他政党在想办法把民进党拉回来,而且是在尽最大努力让赖清德为台岛内民众着想。按照台岛内现有“政治体制”来看,立法会的组成人员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民意。

而此次改革法案又会让民进党一手遮天的美好愿望濒临破灭。在立法机构发挥监督行政机关权力行使的态势下,未来民进党要想像以前那样疯狂就变得不那么容易。而后就完成了自救。

可以看出,解放军的“联合利剑——2024A”特别军事演习给到了台湾很大压力。台湾方面既不想被大陆武力统一而后失去当下的一切又不希望成为美国遏制中国战略的政治牺牲品。

在权衡利弊之下,台湾便只好发起了自救。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说法具有一定合理性。但未来形势走向还得看民进党当局是如何做的以及赖清德是否真正把其当成是台湾地区领导人。

赖清德频繁视察台军导弹基地

据相关媒体报道称,民进党党魁赖清德于5月28日视察了位于花莲的导弹基地,还在“雄三”导弹车前同一众台军官兵合影。赖清德的这一行为被外界猜测为是以武谋独和叫板大陆。

味道之浓郁跃然纸上。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赖清德其实是在提前规划好逃跑路线。因为解放军前不久的围台特别军演让以赖清德为首的台独分子结结实实地感受到了被围困的感受。

在民进党的构想中,解放军登陆台岛的作战方向应该会从台湾西边也就是接近大陆方面的那一侧。但“联合利剑——2024A”军事演习中,解放军部队却对台湾东部海域包围得很严实。

这一下子就让赖清德感到非常慌乱。因为台湾东部的几个重要港口堪称是台湾的生命线,一旦这几个港口被彻底封锁的话,那么台岛上的人就只能陷入到坐以待毙、进退两难的境地中。

在这样的态势下,赖清德便对花莲港口高度重视。在花莲,台湾建立了所谓的第二作战区。如果解放军封锁了海空两域的话,赖清德还可以借助“台军”的抵抗而突破封锁趁机出逃。

这是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赖清德在解放军军演后便迫不及待地来到花莲进行视察的原因。现在就为自己想好了逃跑路线股票配资宝,为什么却在就职讲话之上那么嚣张呢?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